乡村爱情之我不是村霸

热门搜索 乡村爱情肉文 

摘要:香秀在卫生所已经工作有半年左右,在村里也获得了不少的好评。不过由于学历问题,她只能以护士的身份在象牙山行医,但她从无怨言。香秀面容姣好,身材气质俱佳,再加上她爹是象牙山村的主任,追求她的人并不在少数。正因如此,经常会有一些没病的人装病,特意来到卫生所求治疗,为的就是和香秀多接触接触。但无一例外,每一个都被香秀识破,而后被骂的落荒而逃。久而久之,“暴躁香秀”的名声就传了出去。这就是谢大脚提醒胡莱要小心香秀发火的真正原因。胡莱闻言,眉间一喜。听到男子这么说,香秀更加确定了。香秀已经快要数不清,这是第多少次被人当猴耍了。只见胡莱举起了右手,食指笔直,蓄势待发。

乡村爱情之我不是村霸 第17章 暴躁的香秀

香秀在卫生所已经工作有半年左右,在村里也获得了不少的好评。

不过由于学历问题,她只能以护士的身份在象牙山行医,但她从无怨言。

香秀面容姣好,身材气质俱佳,再加上她爹是象牙山村的主任,追求她的人并不在少数。

正因如此,经常会有一些没病的人装病,特意来到卫生所求治疗,为的就是和香秀多接触接触。

但无一例外,每一个都被香秀识破,而后被骂的落荒而逃。

久而久之,“暴躁香秀”的名声就传了出去。

这就是谢大脚提醒胡莱要小心香秀发火的真正原因。

就在刚刚,香秀似乎听见了门外有人敲门,可外面的人好像并没有进屋的意思,这让香秀有些不耐烦了起来。

“谁啊?寻开心的请一边去,我在上班呢!”

“大夫,我的腿真抽筋了,不信你出来看看。”胡莱站在门外装模作样地说道。

香秀将手中的口罩用力向桌子上一摔:“我出去要是发现你能走路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胡莱闻言,眉间一喜。

鱼儿上钩了!

果然,没过多久,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出现在了卫生所的门口。

“怎么了你?听说你走不动了?”

香秀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靠在墙边,由于对方低着头,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。

“我的腿抽筋了,你能帮我检查下吗?”

“对不起,我只在卫生所内接待病人,想看病,进屋再说!”

香秀光是听对方的语气,就感觉他有古怪。

哪有人腿抽筋了还能这么淡定?正常人早就疼的吱哇乱叫了。

“哇,小护士人不大,火气还真不小呢,名不虚传啊。”

听到男子这么说,香秀更加确定了。

这又是一个没事找事,来寻开心的。

“滚滚滚,我们这卫生所不接待精神病患者!”

香秀已经快要数不清,这是第多少次被人当猴耍了。

“那我不是精神病,你接待吗?”

胡莱嘴角带着笑意,缓缓抬起了头。

我去……

这男的好帅……

“你这个人,别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,告诉你,追求本姑娘的,比你帅的一抓一大把!”

将这人狠贬一顿后,香秀转身就要走。

这么帅个小伙,用点正常手段追女孩就不行吗?怎么都爱用这么无聊的把戏?

“喂?你怎么说走就走啊,真不过来检查一下我的腿吗?”

“我检查你个鬼,你们这些死男人坏的很!”

香秀能够感受到,面前的这个男子比以往遇见的那些难缠多了。

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香秀早就心有所属了,你们这些死气白咧往卫生所跑的人,只会让我感到恶心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香秀一番话,把胡莱都给听愣了。

有意思,有意思。

暴躁香秀,果真暴躁,骂起人来,一点情面都不会留。

“你啊你,我看就是欠扎针了。”

忽然间,男子说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话。

“扎针…扎什么针?”

对于这个专属于她和某位男子的字眼,扎针二字听在香秀的耳朵中格外清晰。

只见她脚步一顿,停了下来。

由于昨天她去隔壁村出诊,并没有听见玉田的大肆宣传。

昨晚下班回家后,看见家里的茅台酒,香秀才得知胡莱归来的消息。

这个消息,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胡莱见到香秀的反应,心中还是很满意的,看来自己小时候的扎针操作,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“扎针,当然就是用手扎喽,就是拿手指戳一戳,这样子。”

说着,胡莱食指伸直,上下挥舞着。

香秀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你到底是谁?胡莱吗?”

“好啊,这可是你让我胡来的。”

胡莱奸计得逞,立马展开行动,只见他大步一迈,两步就跨到了香秀的身边。

“喂喂?你干吗?!”

香秀被胡莱突如其来的动作,吓得连连后退,最后靠在了卫生所的墙壁上。

“是你自己让我胡来的,那我就不客气喽。”

说着,胡莱顺势而上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就给香秀“壁咚”了!

“放开我!你个臭流氓!我要报警了!”

此时香秀仅剩两只手还能动弹,慌乱的在胡莱身上拍打着。

“小姑娘不要乱动,扎个p股针而已,很快就好的。”

只见胡莱举起了右手,食指笔直,蓄势待发。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转载请注明,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artez.org.cn/588811.html
标签: 乡村爱情肉文 
标题:乡村爱情之我不是村霸

分享: